第1779章 如何破局?(1 / 1)

时近中午,外面多了一些动静,有人已经陆续前去享用午饭了。

徐阶显得欣赏地望了一眼徐璠,伸手端起茶盏轻轻地点头道:“崇文门的税收一年若是能有十万两,这都已经算是林若愚的一桩功绩,这短短数日自然是征收不足十万两!”

事实亦是如此,崇文门税收的盘子就那么大,不是一朝一夕变能够达成。哪怕林晧然化身为林扒皮,亦是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的时间里,便能从进城的商贾中榨取十万两白银。

“爹,若是拿不出皇上要的十万两银子,那……那他林若愚亦是无法向皇上交差,他的乌纱帽还是不保啊!”徐璠知道皇上此次早已经抛出话来,不由得更加疑惑地询问道。

徐阶默默地喝了一口参茶,顺着那个苦味劲,亦是蹙起了眉头。

他心知确实是如儿子所言,这能否筹足十万两银子交给皇上才是事情的关键。虽然他知道如此精于谋算的林晧然必定还有后招,不然林晧然不会明知道已经“无力回天”的前提下,却仍然选择在崇文门强硬征收商税得罪如此多的朝堂大佬。

偏偏地,他亦是想不透林晧然会如何破局,会用什么方法筹集那十万两白银,甚至他现在仍然觉得这个难题无解。

徐阶正想要轻轻地摇头承认自己看不透林晧然的真正用意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是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从外面匆匆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司值郎兼翰林院编修张四维,晋党未来当之无愧的党魁。

“师相,见过徐少卿!”张四维从外面匆匆地走进来,先是对着徐阶打了招呼,旋即又向徐璠恭敬地施礼道。

徐阶虽然知道这个弟子不甚精明,但很是满意于张四维尊师重道的态度,便是温和地主动询问道:“子维,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张四维看了一眼徐璠,便是没有避讳地直接回应道:“师相,弟子刚刚得知:户部正在整理内城商铺的名册,听闻户部准备要求这些店铺预付半年的崇文门入城商税!”

寅吃卯粮?

徐璠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当即便想到林晧然所运用的策略,但显得极度不屑地道:“这城中的店铺背后都是有背景的大佬,哪能任由他户部这般恣意妄为,哪家会将半年的税款预支给他林晧然?”

“下官只是从户部那边得知这个消息,但最终成效如何,下官亦是不得而知!”张四维显得尴尬地进行回应道。

虽然他出身于商贾之家,但从小被家人督促着专心于读书,并不懂得这经商之道。对于那些商人会如此选择,他心里亦是拿捏不准。

当下匆匆进来,亦是感到这个事情有些异常,所以第一时间汇报给老师。

徐阶却是愣了一下,旋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此次不是预支给他林晧然,是预支给户部,是……预支给皇上!”

当最后两个字吐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当即变得一阵安静。

如果仅仅是前者,那么自然不是那般的必然。只是涉及到当今圣上,特别当今圣上的独断专行的皇上,这里的份量已然又变得不同了。

徐璠的嘴巴微微地张了张,最后若有所悟地道:“他……如何借皇上的势啊!”

招数明明如此的不新鲜,但现在放在这里,却是这般的神奇。借着皇上的势,让到大家乖乖地交商税,还是借着皇上的势,令到大家乖乖地交上半年的税。

“林尚书曾经担任过顺天府尹,这些商家怕是多少卖他一些面子!若是他们不配合的话,我觉得林晧然可能会找他们麻烦,最终怕还是交的人比较多!”张四维犹豫了一下,显得发表自己的看法道。

“应该是这样了,还是交的人比较多!”徐璠听着张四维的分析,亦是轻轻地点头道。

原本他还觉得今天的天气很热,但此刻背脊却是阵阵发凉,发现当下的大明官场还真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人能够生存的。

一个在昨天还是觉得无解的难题,认为林晧然此次是在劫难逃,结果林晧然仅仅用了一个户部主事在崇文门征税,所有的事情毅然就迎刃而解了。

不说人家的布局和谋算,单是人家这一个精明劲,已然是他拍马亦是赶不上了。

徐阶顿时又是生起了一份苍老的感觉,却是苦涩地道:“该交的税就交,该预交的税也一分不少地给人家!”

“爹,你难道就任那小子这般……这般得意吗?”徐璠自知不是林晧然的对手,却是希冀地望着老爹道。

徐阶是一个有城府的人,却是轻轻地挥手道:“事情你不要过问,你以后少掺和进来,回去安分地呆在太常卿吧!”

其实他未尝不想好好地培养儿子,只是儿子却是烂泥扶不上墙。现在有着林晧然这般妖孽人物出现,以着儿子这种智商,只会拖累于自己的布局和谋算。

在海瑞坐镇于崇文门强硬征收商税之时,户部这边亦是没有闲着。

从顺天府那里拿到内城商铺的册子后,户部的官员和衙差则是开始挨家进行造访。虽然这里不乏无赖之人,但当户部揪着一家有问题的店铺进行查封后,很多商铺则是乖乖地送钱了。

事情能够这么顺利,固然有着户部的铁腕手段和借皇上之威的缘故,但在林晧然主政顺天府期间,同样得到了很多商贾的认可,他们亦是纷纷主动送来了银两。

特别是城北鼓楼一带的商贾,在得知林晧然在崇文门一视同仁地征收商税之时,亦是很乐意于地给户部送来了半年的税费。

林晧然其实亦是厚道的,许以他们的商铺会得到户部保护的承诺,不会让他们的商铺被某些朝堂大佬进行强买强卖。

仅仅三天的时候,户部通过预收崇文门商税的办法,很快便已经筹集到了六万多两,离目标十万两已经很近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林晧然则顺利地避过这一场浩劫,继续稳坐在他户部尚书的宝座之上,只是东边飘来了一团乌云。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