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子轩(完)(1 / 1)

我的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叫我抓住她,谁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他更不好过,可是,我知道那是幻觉。舒殢殩獍

但是,对于表妹,我是真的很爱,我也真的想将她囚禁于深宫之中。

那日,我思来想去,我下了一道旨,让敬安侯府的宇文小姐进宫,我觉得本是两个好朋友,见了面一定会有无数话说,却不想,表妹哭的更加伤心了。

而我更是忘了,那宇文小姐,她曾经对我表白过。

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浪荡皇子,可我却不想误了哪家姑娘,更不要说,她一是阿麟的妹妹,二是表妹的朋友了甾。

所以我拒绝了,为了怕她不死心,我硬是说我是个断袖。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哥。

嘿嘿,然后,那天晚上我发现她躲在了一旁,我就伸手去往阿麟头上放去拖。

阿麟怔怔的,问我做什么,我说,你头上有虫,哈哈,因为我知道阿麟别的不怕,他就怕有毛的虫。

果然,阿麟很老实,我就借位,让她看着我在亲阿麟。

就这样,这个小女人信了呢,我觉得一身轻松,因为在没有人在注视着我。

可我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看过表妹后,竟然意正言词的把我说教了一通。

我后来细细的想了一下,因为哪怕是我用梁王世子的血衣来刺激表妹,她却仍然坚信那小子还活着,我也得不到她的心。

所以我琢磨了下,我决定让她回家。

因为我想,我只要把两府逼进了绝境,那梁王府就不得不将她交出来,到时候,可不是我强行留人啊!

嘿嘿……我缴尽一切脑汁,可不想表妹还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竟然大刀阔斧,将两府赖以生存的一切店铺全部关闭

我生啊,那梁王府的大公子,就是个蠢货,连个小姑娘都设计不了。

我像着了魔一样,我想将表妹拆入腹中。

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出现在父皇的寝宫的,而且我似乎要杀人。

因为我手里捏住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表妹的脖子。

心里的声音,直叫我杀了她,杀了她,得不到就杀了她,我不肯,表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小的时候,她傻不拉几的,可是现在的她就如那凤凰浴火,重生了一般,浑身都是耀眼的光芒,我怎么能杀了她。

表妹的笑脸很暧,她说话的声音也柔柔的,好像娘亲还活在世上,我在她怀里的那种温暖。

可是心中的声音一直催着自己,而且我还发现,我那个时候,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我忽然明白,我被人控制了。

看着表妹的脸渐渐的变了颜色,我心中焦急,我想要她不要再说话,可是我却口不能言。

表妹她竟然突然地说起,皇后来,她说皇后想设计我,将我与香妃做成对,然后让父皇杀了我,我突然发现,原来,控制我的竟然是皇后,因为听到这话后,我的手,就开始更加用力了。

不要。

我在呐喊,我不能杀了表妹,不能。

可是表妹明显有些发晕了。

而她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说,不能成为夫妻,但却不能没有表哥……

素秀,放开我表妹。

可是,我根本反抗不了,我的身体不听我的使唤,眼睁睁的看着表妹就快被我掐死。

我爱她,我真的爱她,可此时我却要杀死她。

我怒了,素秀,身体是我的,我的!

所以我强行放开了表妹,可是我的脑子快要炸了,所以我将表妹扔了出去,不想,那混蛋小子竟然一掌拍在了我的胸口,毫不留情

我被他拍飞出去,倒地的一刻我握住了一把剑,表妹,表哥哪里还配再说爱你,让我死吧,我死了,就没有人再能控制我了。

于是我抓起地上的剑就刺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我想我会死吧,因为那位置正是心脏的地方。

可是我活了,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的心还在跳,那里是空的。

也许是因为我的伤,所以我看到一个人,一个与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他正一脸关切。

我突然醒悟了,这么多年来,父皇也好,娘亲也好,他们透过我的脸,想来,看的念的是他吧。

我知道我伤了表妹,我也不配再得到她,所以我对着那个小子,说了“对不起”。

因为我希望表妹一生幸福。

后来阿麟那个死男人来到我的身边,塞了一颗奇臭无比的药丸,好吧,我死不了了,我永远的活着。

可最让我动容的,竟然是的我双胞胎兄弟,他竟然自己划开了他的脸,只是为了区别与我的不同。

我不恨他,相反的,我爱他。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兄弟没有一个不窥视那皇位的,可有谁知道,父皇最为中意的皇位继承人,他竟然不要。

他说他要去过自己的生活了,于是他走了,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后来,我的伤好了,表妹的男人也从暗处走了出来,他是来于我商量事情的,可是,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打了一架,好吧,我没打过他,我输了,所以整个京城的局势他说了算。

其实也是因为我们想到一处了。

中秋夜,那东瀛的小鬼子竟然想吞下整片大陆,也不看看,他们的肚子有多大,不怕撑死吗?

而且东瀛的小鬼子将我们陆地上的人想的太简单了,所以他们败的很惨

还真以为那忍术是万能的啊,还不是被表妹夫妻两个破了。

可是,不报这个仇,似乎对于我们这片大陆的领导者来说,那就是一个耻辱,于是我与大齐女皇算是不约而同想到了一处,我们开始训练水兵!

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一举进攻,将东瀛那一片岛国全部奸灭!

当然,我们其实不想杀老百姓的,可是上天看不过去了,竟然就在那个时候吐火了。

那一片岛国,竟然渐渐的沉入了海底,化为了乌有!

其实这十年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我以为此生的我,再也不会爱上任何女人,可其实不然,我爱上了另一个她。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微服私访,我看到了鬼魂落迫的她。

她叫陈月儿,她有一个宠妾灭妻的爹,她娘死的早,可是她比表妹幸运在,她有一个真正爱她的祖母。

我遇上她的时候,那天正下着倾盆大雨,她一身火红的嫁衣走在雨中。

我知道她是谁,是因为她算得上是表妹的朋友。

那个时候,她的祖母给她订了一门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而她与她的未婚夫也算两情相悦,两府就开始议起了成亲的日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祖母却过世了。

她要为祖母守孝,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所以一年后她出嫁的时候,本来相爱的未婚夫,来迎娶却是她的庶妹。

顿时,她,则成为京城一大笑柄。

看着失意的她,我又想到我也要娶一房妻来传宗接代,于是我鬼使神差的拦下了她。

我对她说,进宫可好?

其实问完话后,我是有些恼的,恼自己的冲动

怎么说她与表妹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我这般做,岂不是会误了她。

她静静的看着我,半响才道:好。

我没想到她会应下,我当时还有一点后悔,可我是皇上,我说出的话是一言九顶的,必须要履行的,然后我就将拉上了她的手,我连让她回府的机会都没给她直接带她回宫了。

然后我下了一道圣旨,我封陈月儿为陈妃。

这一道圣旨可以说是打破了京城这一平静的湖水,首先第一个进宫的就是表妹。

她说,表哥,月儿姐姐是我的朋友,你们也都是成年人,不要为了意气用事,而做出能伤害大家的事。

当时,我与陈妃都未说话,因为我们心知肚明,我们彼此的心中都是另有他人。

后来还是陈妃先打破了沉静,她说,脚下的路是自己走的,哪怕有一天,我另娶他人,她只会祝福我,因为是我,让当时面子扫地的她,在众人的面前重新抬起了头,尤其是在我圣旨下了之后,她庶母庶妹发绿的脸,让她有了一丝快意。

我看着她,看着这个高傲却有些瘦弱的女人,心下竟然有一丝动容。

要知道我当初想接她进宫的目的并不单纯。

那天夜里,我到了她的宫里,她看了看我,让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她跪在我的面前,她说的很真,也很直白。

她说:皇上,我但求我们可以和平相处,因为我知道你必须有个女人,有一个子嗣,所以我愿意给,只求你,若是有一天,你爱上了他人,我求你放我离开。

我听了后就皱起了眉头。

她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哪怕她说的很对,可我还是有些生气。

我捏住她的下巴,我告诉她,如她所愿!

然后那天晚上,我毫无怜惜的占有了她

那一刻,看着身下因为疼痛而咬紧牙关的她,我是有些后悔的。

不是后悔占有了她,而是后悔自己的粗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粗鲁的人。

后来她很平静,像没有发现什么事一样,白天里过着她的小日子,对我毫不在意。

我更加生气,她怎么可以如此?

然后我夜夜与她缠绵,可我却渐渐的发现,我迷上了她的身体。

不错,她是我第一个女人,而我也是她第一个男人,但是那种身体上的契合,让我们在黑夜里,放松,放肆!

但我仍就很失败,因为她脸上那种平静是我想毁灭的。

只因为我不想要这种平静,我想要她看着我,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

半年后,她怀孕了。

孕吐让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整日里,她不是吐就是晕睡,哪怕是醒着,她也会双手放在肚子上,露出暖暖的笑容,那笑容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很美,美的让我嫉妒,因为她面对我,只有一种表情,平静而疏远。

然后,夜里我不再去她的宫殿,因为我惊讶的发现我有半年未想起表妹了,于是我开始逃避。

我不能因为一个她,而忘记我最爱的女人,所以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再纳一个妃?

于是我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

我将她宫中的一个宫女拉上了龙床。

但是,那一刻,我竟然不举了。

而且面对那赤果的铜体,我还有浓浓的恶心感,并伴随着深深的罪恶感。

对谁罪恶,我不能再去欺骗自己,因为我竟然觉得会对不起陈月儿。

所以我突然间恨起了她,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就走进了我的心里,怎么可以?

于是,那天夜里,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因为我想惩罚她,所以我不顾她刚刚怀有的身子,强行与她同房了。

然后,她小产了。

我更恨我自己了。

还有比我这种人更禽兽的吗?

我觉得无颜面对她,更无颜面对表妹。

我逃避着,我开始喝酒,每天夜里我都喝的醉熏熏的,然后我就想看到表妹,然后我叫人去了梁王府,结果表妹没进宫,她男人倒进宫了。

他说表妹要照看三个孩子,太累了,刚刚睡了,不忍吵醒她。

然后很不友善的问我,是不是要打架。

我又岂能认输,我们又打了起来。

可每一次都是我输。

哪怕我很用功去练武,可这死小子每一次都能将我打倒在地上。

这天晚上打的太狠了点,直打的我鼻血横流,满脸惨不忍赌。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月儿她竟然来了,还是一脸的慌张。

看到满脸血的我,她哭了。

我愣了。

我有多久没有看到她,大约一两个月了吧。

可是我却在她千年不变的脸上,看到了泪,我伸出了手,将她的泪抹掉,然后尝到了她的泪是苦的。

我说,月儿,原谅我,求你原谅我这个禽兽。

我说,月儿,我从没有想过,你那倔强又高傲的样子,可以让我永远的记在心底。

我说,我欺负你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我还说,我爱上了你。

那一刻,换成是她傻掉了。

然后她抱着我,嗷啕大哭。

她说,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心,怕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

她说,她觉得自己配不上高贵的我。她叫陈月儿,她有一个宠妾灭妻的爹,她娘死的早,可是她比表妹幸运在,她有一个真正爱她的祖母。

我遇上她的时候,那天正下着倾盆大雨,她一身火红的嫁衣走在雨中。

我知道她是谁,是因为她算得上是表妹的朋友。

那个时候,她的祖母给她订了一门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而她与她的未婚夫也算两情相悦,两府就开始议起了成亲的日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祖母却过世了。

她要为祖母守孝,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所以一年后她出嫁的时候,本来相爱的未婚夫,来迎娶却是她的庶妹。

顿时,她,则成为京城一大笑柄。

看着失意的她,我又想到我也要娶一房妻来传宗接代,于是我鬼使神差的拦下了她。

我对她说,进宫可好?

其实问完话后,我是有些恼的,恼自己的冲动。

怎么说她与表妹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我这般做,岂不是会误了她。

她静静的看着我,半响才道:好。

我没想到她会应下,我当时还有一点后悔,可我是皇上,我说出的话是一言九顶的,必须要履行的,然后我就将拉上了她的手,我连让她回府的机会都没给她直接带她回宫了。

然后我下了一道圣旨,我封陈月儿为陈妃。

这一道圣旨可以说是打破了京城这一平静的湖水,首先第一个进宫的就是表妹

她说,表哥,月儿姐姐是我的朋友,你们也都是成年人,不要为了意气用事,而做出能伤害大家的事。

当时,我与陈妃都未说话,因为我们心知肚明,我们彼此的心中都是另有他人。

后来还是陈妃先打破了沉静,她说,脚下的路是自己走的,哪怕有一天,我另娶他人,她只会祝福我,因为是我,让当时面子扫地的她,在众人的面前重新抬起了头,尤其是在我圣旨下了之后,她庶母庶妹发绿的脸,让她有了一丝快意。

我看着她,看着这个高傲却有些瘦弱的女人,心下竟然有一丝动容。

要知道我当初想接她进宫的目的并不单纯。

那天夜里,我到了她的宫里,她看了看我,让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她跪在我的面前,她说的很真,也很直白。

她说:皇上,我但求我们可以和平相处,因为我知道你必须有个女人,有一个子嗣,所以我愿意给,只求你,若是有一天,你爱上了他人,我求你放我离开。

我听了后就皱起了眉头。

她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哪怕她说的很对,可我还是有些生气。

我捏住她的下巴,我告诉她,如她所愿!

然后那天晚上,我毫无怜惜的占有了她。

那一刻,看着身下因为疼痛而咬紧牙关的她,我是有些后悔的。

不是后悔占有了她,而是后悔自己的粗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粗鲁的人。

后来她很平静,像没有发现什么事一样,白天里过着她的小日子,对我毫不在意。

我更加生气,她怎么可以如此?

然后我夜夜与她缠绵,可我却渐渐的发现,我迷上了她的身体。

不错,她是我第一个女人,而我也是她第一个男人,但是那种身体上的契合,让我们在黑夜里,放松,放肆

但我仍就很失败,因为她脸上那种平静是我想毁灭的。

只因为我不想要这种平静,我想要她看着我,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

半年后,她怀孕了。

孕吐让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整日里,她不是吐就是晕睡,哪怕是醒着,她也会双手放在肚子上,露出暖暖的笑容,那笑容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很美,美的让我嫉妒,因为她面对我,只有一种表情,平静而疏远。

然后,夜里我不再去她的宫殿,因为我惊讶的发现我有半年未想起表妹了,于是我开始逃避。

我不能因为一个她,而忘记我最爱的女人,所以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再纳一个妃?

于是我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

我将她宫中的一个宫女拉上了龙床。

但是,那一刻,我竟然不举了。

而且面对那赤果的铜体,我还有浓浓的恶心感,并伴随着深深的罪恶感。

对谁罪恶,我不能再去欺骗自己,因为我竟然觉得会对不起陈月儿。

所以我突然间恨起了她,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就走进了我的心里,怎么可以?

于是,那天夜里,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因为我想惩罚她,所以我不顾她刚刚怀有的身子,强行与她同房了。

然后,她小产了。

我更恨我自己了。

还有比我这种人更禽兽的吗?

我觉得无颜面对她,更无颜面对表妹。

我逃避着,我开始喝酒,每天夜里我都喝的醉熏熏的,然后我就想看到表妹,然后我叫人去了梁王府,结果表妹没进宫,她男人倒进宫了

他说表妹要照看三个孩子,太累了,刚刚睡了,不忍吵醒她。

然后很不友善的问我,是不是要打架。

我又岂能认输,我们又打了起来。

可每一次都是我输。

哪怕我很用功去练武,可这死小子每一次都能将我打倒在地上。

这天晚上打的太狠了点,直打的我鼻血横流,满脸惨不忍赌。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月儿她竟然来了,还是一脸的慌张。

看到满脸血的我,她哭了。

我愣了。

我有多久没有看到她,大约一两个月了吧。

可是我却在她千年不变的脸上,看到了泪,我伸出了手,将她的泪抹掉,然后尝到了她的泪是苦的。

我说,月儿,原谅我,求你原谅我这个禽兽。

我说,月儿,我从没有想过,你那倔强又高傲的样子,可以让我永远的记在心底。

我说,我欺负你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我还说,我爱上了你。

那一刻,换成是她傻掉了。

然后她抱着我,嗷啕大哭。

她说,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心,怕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

她说,她觉得自己配不上高贵的我。她叫陈月儿,她有一个宠妾灭妻的爹,她娘死的早,可是她比表妹幸运在,她有一个真正爱她的祖母。

我遇上她的时候,那天正下着倾盆大雨,她一身火红的嫁衣走在雨中

我知道她是谁,是因为她算得上是表妹的朋友。

那个时候,她的祖母给她订了一门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而她与她的未婚夫也算两情相悦,两府就开始议起了成亲的日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祖母却过世了。

她要为祖母守孝,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所以一年后她出嫁的时候,本来相爱的未婚夫,来迎娶却是她的庶妹。

顿时,她,则成为京城一大笑柄。

看着失意的她,我又想到我也要娶一房妻来传宗接代,于是我鬼使神差的拦下了她。

我对她说,进宫可好?

其实问完话后,我是有些恼的,恼自己的冲动。

怎么说她与表妹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我这般做,岂不是会误了她。

她静静的看着我,半响才道:好。

我没想到她会应下,我当时还有一点后悔,可我是皇上,我说出的话是一言九顶的,必须要履行的,然后我就将拉上了她的手,我连让她回府的机会都没给她直接带她回宫了。

然后我下了一道圣旨,我封陈月儿为陈妃。

这一道圣旨可以说是打破了京城这一平静的湖水,首先第一个进宫的就是表妹。

她说,表哥,月儿姐姐是我的朋友,你们也都是成年人,不要为了意气用事,而做出能伤害大家的事。

当时,我与陈妃都未说话,因为我们心知肚明,我们彼此的心中都是另有他人。

后来还是陈妃先打破了沉静,她说,脚下的路是自己走的,哪怕有一天,我另娶他人,她只会祝福我,因为是我,让当时面子扫地的她,在众人的面前重新抬起了头,尤其是在我圣旨下了之后,她庶母庶妹发绿的脸,让她有了一丝快意。

我看着她,看着这个高傲却有些瘦弱的女人,心下竟然有一丝动容

要知道我当初想接她进宫的目的并不单纯。

那天夜里,我到了她的宫里,她看了看我,让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她跪在我的面前,她说的很真,也很直白。

她说:皇上,我但求我们可以和平相处,因为我知道你必须有个女人,有一个子嗣,所以我愿意给,只求你,若是有一天,你爱上了他人,我求你放我离开。

我听了后就皱起了眉头。

她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哪怕她说的很对,可我还是有些生气。

我捏住她的下巴,我告诉她,如她所愿!

然后那天晚上,我毫无怜惜的占有了她。

那一刻,看着身下因为疼痛而咬紧牙关的她,我是有些后悔的。

不是后悔占有了她,而是后悔自己的粗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粗鲁的人。

后来她很平静,像没有发现什么事一样,白天里过着她的小日子,对我毫不在意。

我更加生气,她怎么可以如此?

然后我夜夜与她缠绵,可我却渐渐的发现,我迷上了她的身体。

不错,她是我第一个女人,而我也是她第一个男人,但是那种身体上的契合,让我们在黑夜里,放松,放肆!

但我仍就很失败,因为她脸上那种平静是我想毁灭的。

只因为我不想要这种平静,我想要她看着我,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

半年后,她怀孕了。

孕吐让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整日里,她不是吐就是晕睡,哪怕是醒着,她也会双手放在肚子上,露出暖暖的笑容,那笑容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很美,美的让我嫉妒,因为她面对我,只有一种表情,平静而疏远

然后,夜里我不再去她的宫殿,因为我惊讶的发现我有半年未想起表妹了,于是我开始逃避。

我不能因为一个她,而忘记我最爱的女人,所以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再纳一个妃?

于是我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

我将她宫中的一个宫女拉上了龙床。

但是,那一刻,我竟然不举了。

而且面对那赤果的铜体,我还有浓浓的恶心感,并伴随着深深的罪恶感。

对谁罪恶,我不能再去欺骗自己,因为我竟然觉得会对不起陈月儿。

所以我突然间恨起了她,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就走进了我的心里,怎么可以?

于是,那天夜里,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因为我想惩罚她,所以我不顾她刚刚怀有的身子,强行与她同房了。

然后,她小产了。

我更恨我自己了。

还有比我这种人更禽兽的吗?

我觉得无颜面对她,更无颜面对表妹。

我逃避着,我开始喝酒,每天夜里我都喝的醉熏熏的,然后我就想看到表妹,然后我叫人去了梁王府,结果表妹没进宫,她男人倒进宫了。

他说表妹要照看三个孩子,太累了,刚刚睡了,不忍吵醒她。

然后很不友善的问我,是不是要打架。

我又岂能认输,我们又打了起来。

可每一次都是我输。

哪怕我很用功去练武,可这死小子每一次都能将我打倒在地上

这天晚上打的太狠了点,直打的我鼻血横流,满脸惨不忍赌。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月儿她竟然来了,还是一脸的慌张。

看到满脸血的我,她哭了。

我愣了。

我有多久没有看到她,大约一两个月了吧。

可是我却在她千年不变的脸上,看到了泪,我伸出了手,将她的泪抹掉,然后尝到了她的泪是苦的。

我说,月儿,原谅我,求你原谅我这个禽兽。

我说,月儿,我从没有想过,你那倔强又高傲的样子,可以让我永远的记在心底。

我说,我欺负你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我还说,我爱上了你。

那一刻,换成是她傻掉了。

然后她抱着我,嗷啕大哭。

她说,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心,怕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

她说,她觉得自己配不上高贵的我。

她还说,其实她也爱上了我!

我好高兴,我紧紧的拥着她,我再也不要放手。

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天之所有满脸都是血,其实是那小子特意为之。

因为他来的时候就事先找了一个宫女,要她去通知月儿了,所以他才会往死里打我。

臭小子,气死我了。

别以为让我抱得美人归,就可以算了,所以我在朝堂之上,又开始给她穿小鞋了。

后来的后来,我娶了月儿,封她为后

男人,爱了就是爱了,既然爱了当然就一定要承认。

我不否认我爱过表妹,可我更知道表妹她爱的只有一个男人。

表妹她也永远的住在我的心底。

可是我与月儿却一直没有孩子。

而那个孩子却成了我心底的一根刺。

直到三年后,月儿她怀孕了,又平安的给我诞下了一个男孩儿,我对她亏欠的心,才算是找到了一点点的安慰。

有一天夜里,我拥着她,无意间透露出来那一次让她流产事件,她愣愣的看着我,半响才说:难道你不是特意要我流产的吗?

我怎么可能嘛。

月儿说,因为自己身体受凉,又没有好好的调理,怀了身子,太医就一直在见意她早一些做掉的好,只是她自己不忍心。

她还说,她以为我知道,所以才用了那样的法子迫使自己流产……医妃狠凶猛:

我我我,我只想说,我那天是禽兽了。

再后来,月儿她又怀孕了,只不过,这一次,我却要离开皇宫了,因为我要御驾亲征,我要去灭了东瀛小鬼子。

等我从海上回来的时候,月儿她生了,生了个女儿,我高兴,我儿女双全!

可最让我生气的是,表妹竟然又给那小子生了个男娃,于是,我动起了心眼,我拉上那男人,嗯,他已经是大将军了,我说,咱们结亲家吧。

那死男人竟然一拳头打过来,要不是我躲的快,我这张月儿最爱的俊颜,一定又被他打坏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结就不结呗,切。

再后来的后来,我慢慢的老了,我将皇位传给了我的儿子,我带着月儿像我的祖父带着祖母一样,去游遍天下,直到我们再也走不动的那一天……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