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 1)

昆吾山的山路十分凶险,且有机关阵法。

一般的人就算上山也找不见昆吾书院的山门。

“他们有功夫傍身的。”

萧拂衣可没撒谎,壹和阿肆确实有功夫傍身啊。

她是打算让两人把他们送到山门前,然后一人消失,一人下山。

原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可现在多出了个曲亦冰。

她突然有点儿想杀人灭口,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你们去哪里找的人啊?”

能上去昆吾山的,还能避开那些阵法的,身手也不会很差。

哪怕有人领路,他们也要自己反应快才行。

不然怎么不会武功的弟子下山都有专人负责去接呢?

就算不接,他们本身也会走另外一条路,且每次回书院就是一次闯关。

有的人为了避免上山的时候回不来,都尽量避免下山的。

他们那一届有个同窗,上山的时候在阵法里困了三天。

他就那么在阵里饿了三天。

被巡山的护卫队找到的时候都感动哭了。

能不感动吗?

在山里又冷又饿,足足三天。

原本每个书院的弟子都有配一枚特殊口哨。

若真在山间出了事,可以吹哨求救。

哨声响起,巡山护卫队总会听见。

可惜,这家伙是个丢三落四的。

听说他把口哨落在家里了。

若非巡山护卫队正好遇见,他估计得生生困死在阵法里。

这也就罢了,他回书院之后连续高热三日,大概半个月之后身体才好。

等身子养好了,等待他的就是书院的处罚。

谁让他上课不认真,连山里的迷踪阵都解不开呢?

还丢了口哨,这也是会被罚的。

那一次不止给那位仁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他人没把握能平安回书院的,也都能不下山就不下山了。

毕竟,谁也不想挨罚。

听说教机关阵法的夫子还给那位单独补课一个月,让对方从此谈阵法而色变。

“绝杀楼。”萧拂衣十分坦诚。

可惜曲亦冰压根儿不信。

“宁师弟可别开这种玩笑。”曲亦冰根本不信。

绝杀楼这样的杀手组织,江湖上人尽皆知。

虽然前段时间绝杀楼出了事,但绝对没有杀手出来接这种打杂的活儿的。

他根本没多想。

殊不知,两人还真是绝杀楼的杀手。

“这年头,说真话总没人信。”

萧拂衣摊摊手。

她又像是想起什么,看向曲亦冰:“我昨日去和仁堂,见到曲盟主的贴身护卫在买药,府上可是有人受了内伤?”

“贴身护卫,你说的可是小乙?”

曲亦冰下意识问。

小乙是在曲家长大的,对他父亲十分忠心。

不过,曲家没有什么贴身护卫的说法。

他们都把小乙当成自家人。

曲亦冰想起先前父亲不让他见的人。

书房的贵客。

好像是那人受伤了吧?

他也不是很确定,搞得神神秘秘的。

“对。”萧拂衣点头,“若真是有人受了内伤,与其去和仁堂买药,你倒不如求了师姐给你一些治疗内伤的药呢。”

“难道你还不信师姐的医术吗?”

萧拂衣提到萧弄琴,曲亦冰立刻摇头:“我怎么可能不信弄琴姑娘的医术。只是……”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