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他们不是男女朋友!(1 / 1)

南酒缓缓转过头来,看向那躺在病床上修长清瘦的身影,晨曦的微光透过了玻璃窗跃至他精致的眉眼上,跳跃在他的睫毛上,潋滟了浅浅碎金,像是流淌着的星空,竟有一种失真的美感,像是漫画中才会存在的人。

因为现在略微病态的苍白,给他平添三分羸弱感,可他眉梢轻挑间却是三千恣意,邪肆的不可一世。

“嗯,是我。”南酒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就那么望着他,笑了,一双桃花眼花色氤氲,弯开漂亮的弧度,语气轻缓。

简肆也同样笑了。

经纪人在得知简肆醒了的第一时间就匆匆忙忙跑过去了,一贯的精明沉稳都抛在了脑后,此刻他站在门外见到病房中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却极其融洽。

经纪人:“……”

他现在过去是不是有点多余啊?

其实经纪人想的却是没错,简肆知道他来了之后,特意支开了南酒,咳嗽了两声之后,低声道:“你跟她说我……”

“放心!”经纪人一猜就知道简肆要说些什么,他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打断了,“什么也没说,就说你是去工作路上出的车祸。”

“那就好。”简肆点了点头,重新半靠了回去,慵懒散漫的:“让知道的人口风严点,别说出去。”

“行了,没事你走吧。”

经纪人:“……”

经纪人:???

用完就扔?!

重色轻友?!

无情无义?!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

南酒就站在病房的外面,沉默了不知道多久。

因为简肆醒来而带来的喜悦在顷刻间被另外一种烦恼取代。

她缩了缩指尖,有些头疼到底应该怎么和简肆说这件事情,总不能耗着人家,更何况她把简肆当家人,当哥哥,她希望简肆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但是这个幸福不会是她。

南酒想着,瞥了一眼玻璃窗里面的场景。

最后还是决定等简肆伤好的差不多了,出院之后再跟简肆说清楚。

在简肆重伤期间,她不想提这种敏感的事情。

·

而另一边,

南酒把事情跟s公司的李毅林说过了,李毅林思来想去,还是约见了一下黎光的人。

其实他怎么想也不想不明白,

那样年纪轻轻,前途似锦的总裁,这样坚持的指定南酒……是因为什么。

李毅林摸了摸下巴,失笑。

午后的餐厅,最适合下午茶。

李毅林亲自给对面的人倒了一杯茶,语气温和宽厚:“韩总,这件事情失约确实在我方,抱歉了,只是酒酒那边确实离不开,她一个八年的朋友……”

“我知道。”年轻总裁看着那一杯茶,表面风轻云淡的打断,嗓音很淡:“八年男女朋友,怎么能不担心。”

李毅林:……?

他缓缓给自己面前打出了一个巨大的黑人问好。

有些迟疑又不可思议的问:“韩总你说……男女朋友?”是他听错了吧!

韩靳晏缓缓抬起凌狭清冷的眼眸,午后阳光如碎钻般洒落铺展在他眼底,将原本漆黑的眼瞳晕染上了淡金的光芒,侧颜干净俊美,他漫不经心的想了想,薄唇抹开一丝轻嘲的弧度,转瞬即逝,微凉的反问:“不是吗?”

李毅林更加懵逼了,不知所以:“这话,从何说起啊?”

想到前段日子的绯闻,他正襟危坐,严肃道:“韩总啊,你可不能那些绯闻误导,都是假的,听听就行了,更何况简肆那边也是亲自澄清了的。”

韩靳晏不以为然。

他亲口听着那个人在他面前承认的。

紧接着,李毅林就失笑道:“说起来韩总你可能不信,我和他们认识也有八年了,这八年来我一直把他们当做我自己的亲生孩子看待,他们究竟怎么样我比谁都清楚。”

韩靳晏白皙指尖轻轻摩挲着茶杯边缘的动作稍微顿了下。

“他们啊……当朋友,当家人,当知几,都很好,可是感情这方面,他们不合适。”李毅林回想着那两道身影,略有些无奈。

他这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如何看不出来?

“南酒那姑娘心里明显是有人了,至于简肆……他不可能强取豪夺的。”李毅林轻轻呢喃了一句。

其实他又何尝不希望那两个人在一起,毕竟风风雨雨走过八年,谈何容易,若是能顺利应当的发展感情,倒也是一桩美事。

可是啊,

这世间情之一字,最是难料。

“你说的,是真的?”韩靳晏收回了手指,倏然盯着他问,如深夜般的眼眸中像是陡然升腾而出一簇火焰,惊艳到像是能将人灼伤。

李毅林被年轻总裁这样的态度弄得有些不明所以了,还是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敢打包票。”

椅子后退摩擦地面的“刺啦”声一响,

韩靳晏突然站了起身,光线从落地窗内透了过来,他整个人都像是在融入了光中,静穆又认真的对李毅林道:“谢谢。”

“我先走了。”他说:“合作无事,当然还继续,还是全权和南酒交接。”

说完之后,他直接离开了这地方,一向不紧不慢的步伐竟然有些快了起来。

独留下李毅林:???

啥玩意?

什么意思啊?!

韩靳晏从来没想过会从李毅林口中听到这些话,在那瞬间其实脑海都是空白的。

不是男女朋友吗……

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是他只想再亲自去问一次。

当面问南酒。

得到一个答案。

无论真假,这一次,他认了。

事出当天韩靳晏调查过南酒去的医院,所以说他知道地址,出于礼节,他先是去买了营养礼品之后,才一路开车去了医院。

脚踩油门,车速几分飙的飞快,奔驰而行,车身干净流畅的线条划破空气,只留下了一阵旋风。

微妙,又近乎急切的情绪。

很难仔细说清楚。

直到停在了医院大门口,

他盯着那中心医院几个大字,明明先前是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可是现在却又莫名的迟疑了许些,补品礼盒拎着的白色带子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压下一道深红色的痕迹,最后,韩靳晏眉目轻敛,迈开长腿,直接走了进去。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