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三皇子(四千字大章)(1 / 1)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苏长青安安静静看着众人,而后开口道。

“都走吧!但我要说清楚一点,今后不得作乱,毒害百姓。若是我再遇到你们,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厌倦了打打杀杀,苏长青早就觉得没意思了。

这些山匪,与其杀了他们,还不如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多一个好人,总归没有坏处吧!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众山匪砰砰砰的磕头,苏长青不再关注这些,交给南定天和剑九心处理,而后找了一处安静的房间。

“乐瑶,你怎么来这里了?”

安静下来后,苏长青才询问乐瑶。

“我是出来找雅生的,但一不小心被这群人抓了。”

“嗯?不应该啊!以你幻灵师的能力,怎么可能被抓了呢?”

幻灵师的特长,便是制造幻术。

一旦面对危机,制造幻术迷住众人,逃跑并不是问题。

就比如刚刚解救乐瑶的时候,庞荣便是被乐瑶的幻术迷惑,这才没有发生……

不宜多说,懂得都懂。

“唉!我是在一处茶铺喝茶,被人下了迷药。”

“哦!”

苏长青双眼微眯,也就是说庞荣这山寨,在附近还有一些小窝点。

“稍等片刻!”

苏长青闪身出去,此时众山匪正在有序下山。

“所有人站住!”

这一声吼住众人,还没有离开的山匪,不由得心中一凉。

莫不是苏长青要反悔,这特么就栽了啊!

“你们这里面有没有管事的?”

这一问,众山匪顿时安静了下来。

找管事的,难道是要处死管事的。

“他!”

突然有人指证,指着一名青年男子。

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胜在一身的腱子肉,看起来壮硕无比啊!

“额……”

被指证的青年,立马跪了下去。

“大爷饶命啊!我真的没干啥事,就是传递些情报而已!求求你别杀我,求求大爷了!”

“谁说要杀你了?我有事问你,如果表现的好,有赏!”

……

顿时,还没有下山的山匪愣住了。

卧槽!

错过了啊!

神特么知道后面还有这操作,一个个肠子都悔青了。

“啊!!!”

愣了片刻,立马把头磕在地上。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起来吧!其他人都走吧!你跟我来!”

转身,向着房中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赵三斤。”

“三斤?生下来只有三斤重吗?”

“大爷神算啊!”

额……

我就随口一问,还真特么的是三斤重啊!

步入房间,赵三斤看到乐瑶,不由得心惊,两腿直打颤。

“你怎么了?”

“没没没!没什么!”

当日将这女子抢上山,他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说说吧!除了这座山寨之外,你们还有几处窝点?”

“只有一处窝点,知晓的人并不多,除了几个当家的,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哦?那几个当家的,现如今在何处?”

“除了九当家,其他人全死了……”

苏长青沉默,这兴许就是善恶有报吧!

作恶多端了,即便是不知道谁是领头的情况下,就已经被杀。

“也罢!死就死了!我要你带我去最后一个窝点,彻底铲除庞荣的势力,你可愿意?”

“小人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见过苏长青出手,自然清楚其势力的强大。

赵三斤,也就充其量带个路罢了,怎么可能会让他冲锋陷阵。

“好!那就先等着吧!”

等了些许时辰,所有山匪都已经下山。

苏长青几人这才起身,一把火将整个山寨烧掉。

天空依旧下着朦胧小雨,但并不影响大火熊熊燃烧。

……

蜿蜒小路,通往西峰郡城的方向。

而就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有一座竹林。

竹林中央,建了一个茶铺。

此时天色已晚,屋檐下,以少年坐在木质轮椅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

“兆轩,回屋吧!雨要下大了!”

少年双目木讷,看向身旁的女子。

“不了!再等一会吧!”

“不用等了,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这条小路也不可能有人经过了!”

“幽月,你相信我吗?”

幽月嘴角勾笑,“如何不信?我跟着兆轩一路逃亡到此地,若是不信你又何必在此地吃苦。”

“唉!”

龙兆轩叹了口气,继续望着天空。

“万一,我真的错了呢?”

“不会的!”

幽月摇头,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主子,回屋吧!”

茶铺中,老者坐不住了,迈步走了出来。

龙兆轩一直以来身体就弱,如今小雨眼看就要下大,再着凉了,那就有些麻烦了。

“敖叔,再等等吧!还有客人!”

“好吧!”

敖叔回屋,不久拿着一条毯子走出来。

将毯子递给了幽月,敖叔便回屋。

幽月给龙兆轩裹上毯子,陪着龙兆轩看着外面的小雨。

雨越来越大,竹林间升起了雾气,看不清楚远方。

龙兆轩盯着来路,一刻也不放松。

滴答滴答的雨点声打落在青石板上,溅起水渍落在龙兆轩裤腿长袍上。

雾中,一道亮光越来越近。

“来了!”龙兆轩眼中有些亢奋。

幽月并不惊讶,仿佛这在正常不过了。

屋内的敖叔轻轻摇头,即便是有客人,也顶多管一杯热茶,又不可能让其留宿在这里。

鼻子轻轻嗅动,敖叔突然眉头一皱。

抬手之际,一把竹剑落入手中,一步跨出越入雨中。

雾中,一名男子身体旋转,手中持剑杀来。

敖叔正是迎着这男子而来,竹剑挥出剑罡凝聚,剑意扩散,竹林剧烈的晃动着。

两剑相碰,敖叔眉头紧皱。

这剑不对劲!

下一瞬,面前的男子一分为二。

一阴一阳的气息绽放,只见男子背后浮现太极图,万千剑意在此时汇聚于一体。

一剑出,敖叔手中竹剑颤抖。

“哼!”

轻哼一声,竹剑停止颤抖,杀气侧漏。

太极化为一剑,落在竹剑上。

竹剑上黑光一瞬即逝,杀气凝聚为剑,击中杀来之前,对手后退几步,站稳脚步。

敖叔手中竹剑碎,手中空无一物。

抬手之际,一颗青竹晃动,连根拔起落入敖叔手中。

左手放在青竹上,砰砰砰!

三声响后,青竹化为一把竹剑。

“九心,住手!”

眼瞅着剑九心又要出手,苏长青的声音响了起来。

剑九心脚步收回,手中阴阳剑依旧对着敖叔。

苏长青从雾中走来,目光依旧停留在敖叔身上。

东方敖,83级剑客!

这……尼玛就离谱。

这样一名剑客高手,居然是这窝小山匪的九当家。

知觉告诉剑九心,这群人不一般啊!

“你们是何人?”

东方敖开口,言语中透露出了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

“晚辈苏长青,特地来讨个公道!”

“讨什么公道?”

“乐瑶!”

乐瑶缓步走出来,东方敖看了一眼,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你把庞荣一伙人杀了!”

“不错,就只剩下你们这一个窝点了。”

东方敖扫过几人,除了苏长青的等级看不出来以外,剑九心和南定天的等级一清二楚。

“你们是要替这女子找回公道对吧!下蒙汗药的不是我,而是你身后的人!”

苏长青刚刚皱眉,身后的赵三斤立马调头就跑。

不等苏长青下令,剑九心闪身消失。

不过两息时间,剑九心拎着赵三斤归来。

“说说吧!怎么回事?”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啊!我要是知道,一定不会下蒙汗药的!”

呦呵!

原来下药的是你啊!

一路上,赵三斤都处于战战兢兢中。

就怕到了茶铺,被东方敖指出来。

于是,一路上不断的怂恿,这才使得靠近茶铺没多远,剑九心便直接出手了。

本以为东方敖和苏长青几人矛盾激化,不会再在意下药的事,但万万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了意外。

“骗我!受死!”

话音落下,剑九心手中阴阳剑已经穿透了赵三斤的胸膛。

呼吸戛然而止,赵三斤倒在地上。

“多有打扰!抱歉了!”

苏长青深鞠一躬,转身便准备离开。

南定天露出疑惑的小眼神,这有点不对劲啊!

按照大哥一贯作风,对于这种领头干坏事的家伙,不应该是一招解决了吗?

南定天又哪里知道,83级剑客,苏长青打不过啊!

要是打的过,苏长青肯定不会犹豫。

既然打不过,肯定是选择先溜为敬了!

“几位,可否留下来喝杯茶!”

说话的并不是东方敖,而是龙兆轩。

“额……不了吧!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四位并非本地人,回哪里去?再者这大雨倾盆,又没地方避雨,难不成再回那山寨去?

不过,山寨应该已经被几位烧了吧!这前后上百里,荒无人烟住处,四位还是进来喝杯茶,避避雨吧!”

龙兆轩悠悠开口,而后示意幽月。

幽月推着轮椅,将龙兆轩推入茶铺中。

“四位!我家主子有请!”

来之前,苏长青大致了解了一二。

东方敖,正是这破山寨的九当家。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83级剑客大佬。

而这样一位大佬,却对一名青年俯首帖耳,可见这青年不一般啊!

苏长青刚刚用上帝之眼查看过,这青年的信息全部被打码,对其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

“四位,莫非是要让我亲自请你们吗?”

“唉!喝杯热茶,避避雨也挺好的!”

无奈转过头,苏长青向着茶铺走去。

剑九心三人跟着苏长青,一同走进了茶铺。

在茶铺中坐下之后,幽月已经为四人倒好茶。

“请!”

龙兆轩端起茶杯,流露出不同的气质。

苏长青和不少人一同喝过茶,见过许多人喝茶时表现出的气质,唯独没有见过龙兆轩这样的。

心中不由得思索了起来,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背景可能并不小啊!

再联系东方敖的实力,能有这样的强者护在身旁,自然是不一般的存在啊!

还有便是,上帝之眼看不出来这一男一女的资料,更是让苏长青有些疑惑了。

以系统这种bug级别的存在,都无法看到二人的身份资料,这尼玛就有点恐怖了。

直觉告诉苏长青,定然是碰上了不得了的势力。

轻轻喝了一口茶,苏长青只觉得这茶香气逼人,给人一种至尊气息之感。

顿时,苏长青来了兴趣。

“好茶啊!与龙茶有的一拼!”

“哦~你喝过龙茶?”

龙兆轩问道。

“喝过,刚刚从龙城而来!我这里还有这龙茶,可以送给朋友!”

毫不犹豫,苏长青直接拿出了从龙骠哪里弄来的龙茶,放在了桌子上。

“这多不好意思。”

龙兆轩轻轻点头,幽月立马将龙茶收了起来。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龙兆轩,龙国三皇子!”

!!!

卧槽!卧槽!

苏长青强忍着没有爆粗口,心中却已经卧槽了不知多少遍。

误打误撞,还能撞上一个皇子。

怪不得啊!

能有83级剑客随身保护,也就只有皇家能够有这本事了。

“见过皇子殿下!”

老话说得好,该低头时就低头,面对一名皇子,还是要乖乖行礼的。

“免了!你刚刚把我当朋友,送我龙茶,那我们便是朋友,无需如此。”

“咳咳!刚刚不是不知道嘛!既然是皇子殿下,怎么能和你称兄道弟,在下实在是不敢!”

自古帝王家最无情,这一点苏长青还是非常清楚的。

龙兆轩不好好待在皇都,而是流落在此地,定然是有原因的。

说不准在皇都中被人排挤,这才沦落至此。

若是和龙兆轩走的太近了,保不齐还会卷入皇权争夺中。

什么事都可以掺和,但这种皇权争斗,苏长青坚决不可能掺和进去。

“说笑了!我虽然是皇子,不过是废人一个了!我的两个哥哥,还有几个弟弟,每天都在寻找我的下落,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而我,只能够躲在这荒山野岭中,试问哪一个皇子,有我这般落魄呢?”

龙兆轩自嘲的笑了笑,而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苏长青这才仔细看去,龙兆轩沿着大腿一下的裤腿,空空荡荡。

唉!

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不禁为龙兆轩感到可悲。

这便是帝王家啊!

为了最终的皇权,即便是面对亲兄弟,同样也会不犹豫的出手。

毕竟,皇权对人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提这些了,不知几位从何而来,要去哪里?我……好像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