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5章 尾声2(1更)(1 / 1)

王岳霖兄弟并未离开邺城,可因为他们下午都有事要处理,导致秀青走的时候,没能守在跟前。

“明明上午我们走的时候,她精神还特别好,怎么下午突然就没了?”王岳霖后悔不跌。

早知道会这样,他下午就是有天大的事,也不去处理。

梅家星道,“她一直在强撑,如果不是为了等诚诚,可能前几天就去世了。”

王岳霄淡淡的叹气。

梅家诚红着眼睛沉默不语。

“姐……”小聪则将脑袋埋在梅青酒的肩膀上,梅青酒知道他很难过,从小到大,小聪都是那个最最想念母亲的人,好不容易拥有,又突然失去,这过程的确难以忍受。

“想哭就哭吧。”梅青酒伸手拍拍他脑袋,“只要姐还在,你什么时候都能哭。”

她话才落音,肩膀就传来湿热的触感。

“呜呜……”

其实她不知道,小聪痛哭不单单是因为秀青去世,还因为她那句话,只要她还在,小聪永远有可以撒娇、可以依靠、可以寻求保护的对象。

秀青的葬礼,是在邺城办的,没大办也没通知其他人,吊念的人只有几个至亲,外加白夜兄弟。

葬礼过程很顺利,可下葬的时候却起了争执。

梅家兄弟想把人带回安省安葬,王岳霖兄弟却想把人带回京城。

“我不同意你们带走。”小聪说,“她是我们母亲,自然要葬回安省。”

“她是王家的千金,应该葬在王家墓园。”说完王岳霖觉得不够,又补上几句,“她离开你们梅家那么久,你们把她葬回梅家墓地合适么?还是说你们要把人葬在杀人犯的旁边?”

小聪不高兴了,“你少杀人犯不杀人犯的,人家两个孩子很无辜,要是我孩子被人那样,我也会变成杀人犯。还有,她离开你们王家才是真的久。不管她葬在哪,都轮不到你们家,她跟你们家就没有缘份。”

“嘿,我说你这小孩,怎么跟大舅说话呢?不管怎么样,她身上流着王家的血。”

“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

甥舅两人吵的不可开交,最后还是白夜站出来说出秀青曾留下的话,才让两人消停。

“秀青阿姨清醒的时候曾留下遗言,如果她死了,希望火葬后,骨灰撒到大海中心。”

梅家诚问,“她真这么说的?”

“是的,她说大海中间是世间最干净的地方。”白夜又道,“我觉得我们还是按照她的遗言来做更好。至于以后的祭拜问题,既然你们都想让她葬在自家,那你们可以各自设立衣冠冢。”

小聪看一眼忘岳霖说,“既然是她的遗言,我同意。”

王岳霄按住王岳霖肩膀,道,“那就这样吧,人都没了,争执这些也没什么意思。”

“……”

三日后,一行人乘坐轮船,将秀青的骨灰送到大海的中心,由她的儿子、她的兄弟亲自撒进大海。

白夜看着波澜不惊的海平面,心道:若有来生,愿您平安顺遂一生,最起码比此生要过的好。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