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决断(1 / 1)

朱甍碧瓦,宫殿之中呈现着一股奢靡华贵之气。

夜色已深,一声惊惧之音响彻在了这黑暗的殿宇之中。

嫪毐一下子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本是修为深厚的他如今便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浑身气息紊乱,心神惊悸不定。

良久,嫪毐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他看了看四周,宁静的殿宇之中不见一个人么,用手擦了擦额头,才发觉自己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

“是谁?”

身为当世顶尖高手,嫪毐纵然刚刚心神不宁,可是很快察觉到了异常的动静。

“掩日大人!”

刚看清楚来者的时候,嫪毐松了一口气。

“惊鲵,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惊鲵披着一件厚厚的毛裘,将玲珑有致的身体包裹在内。惊鲵手上的长剑在这殿宇之中不生一丝光泽,却难掩其天下名剑的气势。

有那么一瞬间,嫪毐心中生出了一股警惕之意。只是,很快,这抹警惕之意便在惊鲵恭顺的动作中化为无形。

“掩日大人,东郡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

“怎么样了?”

急迫之意溢于言表,嫪毐探起身来,半个屁股都脱离了床面。

东郡之事,罗网已经布置了许久,为的便是抓住昌平君和汉阳君的把柄,在咸阳朝堂之上反戈一击。

“大泽山中,六剑奴皆死,十队罗网刺客,没有一个人逃了出来。”

惊鲵的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在这无声的夜中孕育着巨大的威力。

事情太过荒诞,以至于嫪毐仿佛没有听清一般,不禁又问了一遍。

“你说什么?”

“大泽山中,六剑奴皆死,十队罗网刺客,没有一个人逃了出来。”

惊鲵抬起了头,看向了嫪毐,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殿宇之中,重新恢复了安静。惊鲵通过昏蒙的月光,看着嫪毐的脸,对方的脸色经历了急剧的变化。最后,嫪毐整个人都变了一番模样,变得有些凶厉。

这份凶厉隐藏在他温和的表情之下,嫪毐轻轻开口。

“凭借墨家与农家,还有项氏一族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泽山中具体的情况,并没有传出来。那边的情报,只知道墨家大统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说动了老将王齮,让他带着一万秦军,来到了大泽山手中,彻底改变了局势。”

“王齮军么?可即使是这样,六剑奴也不可能都死在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罗网天字一等的剑客,即使在绝境之中,也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连一点情报也没有传出来。

“事前有阴阳家在东郡活动的情报,他们也应该掺和进去了。派人与阴阳家联络一下,看能不能探查出一些情报?”

“诺!”

惊鲵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宫殿之外。嫪毐站了起来,这一晚,他怕是难以入眠。

短时间内,罗网天字一等的刺客死了一大半,对于嫪毐而言,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短时间内,罗网在江湖之上,将会失去最为主要的战力。

剩下的,便是比拼中下层的力量。这一点,罗网与农家和墨家相比,可没有一点优势可言。

更重要的是,嫪毐已经察觉到了危险。

六剑奴即使是罗网之中最为顶级的刺客,可他们在这秦国的朝堂之上,依旧地位卑微。

可王齮不一样,他是秦国之中如今为数不多的老将,手握重兵,门人旧将遍布军中。他的立场改变,将会影响整个秦国的局势。

而嫪毐也清楚,这背后一切的主使者,究竟是谁?

“赵爽!”

嫪毐说着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被一股恨意所笼罩着。

阴阳家。

云中君慌张的脚步声在地板上作响,肉眼可见,脸上流露出一股惊讶的情绪。

“月神大人,江湖之上骤起大变。”

月神正在修炼,听到了门外的身影,她停了下来,轻轻一挥手。

门缓缓打开,月神睁开眼眸,便可见云中君在外,躬身一礼。

“这大变可东郡有关?”

云中君低着头,有些疑惑,月神怎么知道的。

“月神大人明智,这大变正是跟东郡有关。罗网在大泽山中的行动失败,六剑奴俱没在此役之中。”

如此天大的消息,月神兴致缺缺,根本不在意。只是,她这份不在意冷藏在那日常的冷漠致中,云中君并没有发觉。

“东君那边可传来消息?”

这才是月神最为想要知道的,那便是自己的姐姐在这场追逐的游戏之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东君那边至今还没有传来与这场战役有关的情报,只知道,我阴阳家在此战之中并没有损失。”

“这样么?既然我阴阳家没有损失,那便没有什么好在意的。罗网那边怕是会派人来刺探情报,你去处理一下。”

“诺!”

随着大门关闭的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中君有那一刹那间,看见月神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不过很快,云中君就挥去了这个念头,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大门紧闭,屋室之中,月神没有了修炼的心思,喃喃而语。

“姐姐,你究竟在做什么?”

罗网要对付墨家的消息,阴阳家早在六剑奴动手之前便已经得知。月神不相信,焱妃面对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会什么都不做。

可现在,那边却平静的不像话。

这股平静,可不是月神希望看到的。

东郡。

“东君大人,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么?”

远处的墨家会馆,在这暗夜之中,依旧灯火辉煌。阴阳家本在大泽山中布置好了人手,准备在他们与罗网火并的时候,对墨家反戈一击。

只是,关键时刻,却焱妃叫停了。

而理由,阴阳家的弟子至今都不知道。

如今,墨家的那位大统领已经从大泽山中回到了这墨家会馆,江湖巨变,现在阴阳家再动手,也已经晚了。

“尔等尽归本位,无需再生事端。我阴阳家此刻,最重要的还是休养生息。墨家之事,本座自有决断。”

“诺!”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