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陈宏光(1 / 1)

白泸州位于大燕王朝东部,大燕王朝第二大河白花江贯穿整个白泸州,还有不少河道,水路交通十分发达,每年有大量的商旅从此经过,促进了此地商业的发展。

白橡山脉位于白泸州西北部,因生长着大量的白橡树而得名。

一道黑色遁光出现在远处天际,一道青光和一道白光追在后面。

“鬼煞散人,还想跑,给我留下。”

一声震天撼地的咆哮声骤然响起,声音直震云霄,让人听了头晕耳鸣,虚空扭曲变形,显然是某种秘术。

黑色遁光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露出一名容貌阴枭的黑袍老者,他的脸色苍白,身上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目中满是惊恐之色。

就在这时,头顶虚空骤然亮起一道耀眼的白色灵光,化为一座百余丈高的白色石碑坊,通体灵光流转不定。

白色石碑坊亮起无数玄奥的符文,涌出一大片白色火焰,以泰山压顶之势砸下。

黑袍老者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朝着地面坠去。

一声尖锐的鸟鸣声响起,一只十余丈大的青色火鹤扑来,青色火鹤尚未近身,一股滔天热浪扑面而来。

黑袍老者袖袍一抖,一把三尺来长的白色骨剑飞出,剑柄末端刻是一个狰狞的骷颅头,骷颅头做吃人状。

呜呜的鬼泣声大响,阴风阵阵,白色骨剑一个模糊,化为一个房屋大的巨大骷颅头。

巨大骷颅头一张口,喷出一股渗人的阴风,化为无数的灰色风刃,斩向青色火鹤。

一道震天撼地的轰鸣声响起,青色火鹤被密密麻麻的灰色风刃斩的粉碎,化为无数的青色火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青色火焰落在地面上,顿时炸出一个数丈大的巨坑,落在高大的白橡树上面,白橡树瞬间消失。

青光是一名面容威严、留着山羊胡的青袍老者,白光是一名面容慈祥的白袍老妪,两人都是元婴修士。

趁此机会,黑袍老者遁光大涨,朝着下方湍急的河流飞去。

河流位于两座万丈高峰之间,蜿蜿蜒蜒,连绵数百里。

这条河流就是白花江,分流众多。

“不好,他要跑,拦住他。”

青袍老者脸色一沉,就要出手阻拦黑袍老者,一阵“呜呜”的鬼泣声响起,一只巨型骷颅头扑来。

巨型骷颅头一张口,喷出密密麻麻的黑丝,直奔青袍老者和白袍老妪冲杀而来。

就在此时,一阵欢快的琴声骤然响起,一朵巨大的青色莲花骤然从一个拐口流出,青色莲花通体被一片青色霞光罩住,显然不是凡物。

一名身材惹火的中年美妇盘坐在蒲团上,一架造型古朴的蓝色凤尾琴摆放在她的面前,她全神贯注的弹奏乐曲。

中年美妇身穿蓝色襦裙,头上戴着一支灵光闪闪的青色玉簪,玉簪末端刻着一个青色莲花图案。

在中年美妇旁边,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手上捧着一本古卷看的津津有味,中年男子身穿宽大的蓝色法袍,他们身上没有丝毫法力波动。

中年男子身边有一个小巧玲珑的青色莲花鼎炉,鼎内冒出袅袅白雾,一阵清风吹来,中年男子的蓝色法袍猎猎作响,中年美妇的秀发迎风飞舞,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两人仿佛神仙眷侣一般,一人专心弹奏曲子,一人专心看书。

两人正是王长生和汪如烟,他们的伤势还没有痊愈。

他们一来到中原修仙界,就立刻恢复了真容,大摇大摆的出行。

王青灵和王秋鸣数年前就来了中原修仙界,他们对外宣称青莲仙侣也来了中原修仙界,王长生和汪如烟就是要坐实这个消息,并且要闹出一些动静来,让人误以为他们一直在中原修仙界,给自己添加一层保护色。

打不过,只能跑,惹不起,只能装没事发生。

让他们大失所望的是,大燕王朝最近没有针对元婴修士的大型庆典和大型拍卖会,他们总不能特意去跟其他元婴修士斗法吧!

一直以来,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们都不敢随便跟人斗法,都是生死斗,在他们结婴之前,他们声名不显,九幽宗一出事,青莲仙侣就在中原修仙界频繁挑战其他元婴修士,还要弄得举世皆知,这跟青莲仙侣的行事风格完全相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要弄出动静,又不能让人看出他们是特意的,难度可不小。

大燕王朝大肆缉拿魔道修士,展开严密的排查,王长生和汪如烟就利用这一点,专门赶到魔道修士猖獗的地方,假装游历,碰到魔道修士就击毙,名声自然而然就传出去了。

他们以前遭受重创,有太一仙门的独门秘药三元护心丹,他们才能在短期内痊愈,这一次可没有三元护心丹,只要让外界知道青莲仙侣一直在中原修仙界游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咦,是青莲仙侣,老夫是万仙司副指挥使陈宏光,还请两位道友出手相助,帮我们拦住鬼煞散人。”

青袍老者轻咦了一声,随机面露喜色,大声喊道。

青莲仙侣主要在南海活动,万仙司对青莲仙侣的关注度不高,不过随着王青山和王青灵到大燕王朝游历,王青灵一直对外宣称青莲仙侣来到了中原修仙界,万仙司自然派人收集了青莲仙侣的画像。

陈宏光身为万仙司副指挥使,自然认出了王长生和汪如烟。

“青莲仙侣?”

鬼煞散人眉头一皱,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常年闭关,并没有听说过青莲仙侣,不过能让陈宏光如此重视,青莲仙侣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他右手涌现出无数的阴气,朝着虚空一抓。

鬼哭狼嚎之声大起,阴风阵阵,一个通体黑色的巨大骷颅头凭空浮现在王长生和汪如烟的头顶。

巨大骷颅头发出呜呜的鬼泣声,张口喷出一股绿色火焰,击向王长生和汪如烟。

汪如烟面色一冷,两指勾住一根琴弦,松开手指,一道激昂的琴声响起,一道蓝濛濛的音波飞掠而出。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